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我可以摸一下吗?(一发完)

ooc我的锅

茨木是狗派骨干,见到狗就走不动路的那种,但是因为室友对动物的毛发过敏,一直没养成,所以茨木热衷于逗别人家的狗看别人家的狗以及摸别人家的狗。

最近茨木不太开心,一颗玻璃心碎了拼拼了又碎,为什么呢?哦,隔壁楼新搬来一户,他家养了一只大金毛,一只不让别人摸的大金毛。

前几天茨木赶完论文后下楼倒垃圾,那个红毛男人刚刚好从他身边跑过,后面就跟着那只金毛。毛长长软软的,泛着淡金的健康色泽,耳朵一甩一甩,紧紧跟在主人身后,茨木瞬间就给大萌狗献出了膝盖和小心心,想要蹭过去摸摸,但是一想到自己不认识狗主人,有点不好意思,也就作罢了。

后来几个星期,茨木老看见那只金毛,但它不是在陪主人跑步就是在和主人嬉戏,没给过他一个正眼,但这完全不能阻止茨木每次被它萌得大出血

啊啊啊啊啊啊,它又在舔爪子了,好可爱QAQ,我可以摸一下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看着狗主人第N次拒绝了求摸狗的吃瓜群众,茨木今天也在努力地为金毛粘好自己的小心心呢!

他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一点都不近人情呢?茨木一边嘤嘤嘤
一边胡思乱想。这下茨木还真没说错,那个一头红毛的男人倒是长了一张帅脸,茨木每天不仅可劲儿盯着狗看连着狗主人也可劲儿看了个遍。简单的衬衣加西裤,全世界的男人都这么穿,就他穿的格外出色。一尘不染的白色布料合身地贴在他匀称高挑的身躯上,隐隐可以看到胸肌,恰到好处地彰显着雄性的力量感;腰身劲瘦有力,半指宽的皮带收紧,更显其性感勾人。

这么好看的人,再温柔一点点就更好啦。茨木想,午后阳光晃得他眼睛有点花,迷迷糊糊间那个人好像笑了一下,真好。

酒吞刚搬来这个小区不久,但他已经注意到茨木好几次了。每次他带着自家狗儿子下楼跑步的时候,都能“巧遇”茨木。

诶,有点意思。

酒吞看着茨木对着自己脚边的金毛眨着一双星星眼,不禁觉得这小家伙还挺可爱的,每次想摸狗又不好意思上前问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怎么这么招人疼呢?最重要的是,他长得真是漂亮,弯了钢管,掰了酒吞。看看那白生生的小脸,清澈的眼睛,一头蓬蓬松松看着就十分柔软的长发,就知道是个还涉世未深的小单纯,让人完全没有放过他的理由。

这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让单了28年的老吞措不及防。

酒·心机·老流氓·吞把慈爱的眼光投向了自家蠢狗

“傻儿,阿爸带你套阿妈去。”

早上茨木去楼下取牛奶的时候,又看见那只大金毛趴在草地上,大脑袋搁在两只小小的看起来就手感超好的爪子上,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茨木对着它吐了吐舌头,金毛歪了歪毛茸茸的脑袋,大尾巴摇啊摇,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天啦噜!好可爱!茨木受到了会心一击,做贼似得向四周看了看,意外地发现狗主人并不在这儿,于是超高兴地蹭到大金毛旁边,把手放到它的头上,轻轻地顺着它柔顺光滑的长毛。金毛被摸得舒服,眯着眼顺从地把头压得更低,还用舌头舔了舔茨木的左手。

Word天!它它它它它——好可爱啊啊啊啊!

茨木沉迷摸狗不能自拔,甚至想偷狗。

酒吞蹲在草丛后面同样沉迷茨木不可自拔,甚至想偷人。

酒吞看着茨木亮晶晶的眼睛,有些不爽,啧,我还不如一条狗?是时候阻止那只为自己加戏的心机狗了,等下老婆变儿媳妇岂不是很尴尬。

“它很喜欢你啊。”酒吞俯下身,贴着茨木白嫩嫩的耳朵说,那语气怎么听怎么不正经。

哦豁,药丸。偷狗现场被抓怎么办,在线等,急!茨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想回头道歉,但是嘴唇却好死不死地擦过了身后男人的下巴,这下茨木彻底绝望了,几乎不敢抬头,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偷狗被抓还非礼了狗主人怎么办!要死要死要死,不能在线等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狗先动的手。”

“哪有地缝啊,谁有百度地图帮个忙,救救孩子!”

“日哟,他声音还蛮好听的,耳朵怀孕无痛人流哪家强?”

卧槽!好像有辣里不对!

“嘿,小可爱?”酒吞看茨木低着头半天没作声,把脸又往前凑了凑,意外发现小家伙的脸已经红透了,粉嫩的很,让人想上手揉两把,但酒吞觉得他是个正经人,必须先搞上手才能动手。

“对不起····QAQ,它太可爱了我没忍住····”茨木小心翼翼地挪开手,企图卖萌保平安。

“呵····卖萌救不了中国人啊小可爱”酒吞一只手捏上了茨木红得有些烫手的耳垂一边低头看着他在阳光下闪烁着淡金色泽的长睫,扇啊扇的,扫得酒吞心底泛痒。

手指在耳尖上微凉的触觉在身体的每个角落被放大了无数倍,激得茨木浑身一抖,一个重心不稳就跌坐在地上,屁股摔得生疼。

茨木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趁主人不在偷偷动了人家的狗。但是这人不能上手啊!耳朵那么敏感地方能随便碰吗!茨木气得把酒吞的手重重拍开,没好气地说“那叔叔你想怎样?”

我觉得这个称呼你在床上叫更带感,酒吞想,笑着抽回了手,“生气啦?小孩儿脾气还挺大,我看这狗挺喜欢你的,以后多来陪它啊,好不好?”酒吞特意压了压声线,微微沙哑更显得醇厚的性感音色愣是让正经的内容多了几分勾人的意味。

这下茨·真·不经撩·木脑子里完全被那声“好不好”刷屏了。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好啊”酒吞听见茨木迷迷糊糊地回答,懵懵懂懂的眼睛泛着一层水光。

啊······他好可爱,我可以摸一下吗?酒吞叔叔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哦(^_^)

后来?当然是他们在一起了啊·····这怎么看也不会BE吧····详写?不存在的。

后续一丢丢丢:
后来酒吞夫夫又养了两只鹦鹉,一只红毛,一只蓝毛,为什么?可能是自古红蓝出CP吧。金毛莫名hin兴奋啊,以后终于不用孤独地吃狗粮了有木有?!

它欢快地靠近鸟笼,就听见红毛开始叫唤“茨木,我喜欢你!”然后蓝毛也开始叫唤“酒吞,我也是!”

Excuse me!?所以····你们是阿爸阿妈新搞来的狗粮投喂机吗?

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丁尼格菲儿·切基尔帕布帕·范绶亦罪芭·狗儿有一句mmp要讲。

评论(11)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