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与恶势力狼狈为奸(一发完)


*作者放飞自我

*ooc我的锅

*内心戏多吞

酒吞是个特别牛逼的官二代,按理来说家里应该竭力培养,把人送进政府高层,然后再生个官三代延续家族势力。可这好巧不巧,酒吞上头还有个哥哥酒行,大了酒吞十岁,外形俊郎,头脑灵光,在似海深的官场里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在酒吞还在充分享受中二期的时候酒行就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俨然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官场新星。

人人都说啊这好不过三代,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里也总有那么几个纨绔恶霸。

巧了,酒吞也这么想。

大哥已经把家族辉煌延续得不能更完美了,那自己也得顺应常识当个纨绔子弟有事没事都坑爹才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对官宦世家的定义嘛。

于是酒吞就乐呵呵地开始坑爹又坑哥,时间一长,把老爷子急得不行,大喝一声:“你这什么狗屁逻辑!”把人往城管局一丢,美名其曰:走近群众,体验生活,离我远点。

酒吞倒也无所谓,天天开着四轮小车大街小巷里晃悠,看见哪个自己爱吃的就逮谁,一辆小破车硬生生给他开出了排量4.0的气势。被追的几个小贩哭都哭不出来,大哥你这也忒猛了,一般城管他干不出这事啊,眼看就要跑脱了你还紧追着还有这操作?

但酒吞那是正常人吗?他不是。

一群小贩只能绝望地看着嫩黄色的小四轮载着十几个煤气罐晃悠悠如放飞自我的野马般奔远,心里头已经问侯了酒吞家里所以的女性成员。

这天司机,呸,司法的化身,人民的公仆酒吞城管大队队长正突突突地开着小车寻仇···呃···执法,执法。一突就突到了平安京小学校门口,正好碰上一糖人摊生意正红火。酒吞停下车,站在大太阳底下直往那瞅。

别误会,酒吞刚才还在路口掠夺了好几个小摊,把自己撑得不行,这会儿对那些小糖人没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那个正一边做糖人一边笑着跟孩子们说话的小摊主,贼好看。一头白毛整整齐齐地绑成一个马尾,额头光洁清爽,几缕碎发落在眉眼之上随风摇摆;金色的眼睛水灵透亮的,衬得人好看的很。

整个人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愣是让酒吞瞅了十几分钟,当即决定,非得带人去领证不可。

茨木正给面前的小姑娘画蝴蝶,就看见一红毛城管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脸上还笑得特猥琐,当机立断把小糖人往小姑娘手里一塞,跨上三轮车就疯了似得往前冲,还一边感慨,作死啊最近我有跟人结什么仇吗都往城管大队叫人了。

酒吞一看媳妇儿吓跑了,气得巴不得把这身城管皮扒下来烧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不关衣服的事:)),但自己身为司法的化身不能裸奔啊,虽然是很想用肉体勾引媳妇儿但这还是有点快吧哎呀有点小羞涩····诶,媳妇儿喜欢喜欢八块腹肌还是六块呢会不会不喜欢胸肌太大啊人鱼线有点退了得赶紧练练咦我的房卡呢···

酒吞正胡思乱想着,都已经YY到茨木爱用哪个口味的套了,抬头一看,领证对象已经快跑出视线范围了,吓得赶紧把小车后头的煤气罐全扔了,飙着车就直奔小康(划掉)小三轮而去。

好,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现场回放,三轮茨木选手正处于领先地位,速度非常快,已经达到了20码,但四轮酒吞选手也不甘落后,将速度提到了40码,并且运用的技巧很多····好,现在酒吞选手来到了拐弯处,漂亮!一个非常完美的漂移!他追上了茨木选手,媳妇儿没丢!媳妇儿没丢!(作者突然有病)



“····所以你想怎样?”

“嫁给城管大队吧。”

“····对于我们来说你们简直就是恶势力啊大哥!”

“哦,那就和恶势力狼狈为奸吧,以后你一个人摆五个摊我们都不管,从煎饼到凉面一条龙服务垄断整个校门口。”

       ·······

“老公你叫什么名字?(,,・ω・,,)”


评论(17)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