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怦然心动(上)

*双向暗恋

*ooc我的锅就是想甜甜甜没有脑子的甜

*部分情节借梗同名电影,有严重抄袭即删

*茨木视角,下章酒吞视角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挚友的。但是确实有那么一刻,我对他,怦然心动。
    
     第一次见到挚友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那一天的天气应当是很好的,我窝在窗子前晒太阳,像一只懒洋洋的猫。妈妈在厨房里烤蓝莓派,偶尔收捡我的玩具,偶尔摆弄她最爱的一套碗碟,偶尔过来轻吻我的额头。我装作睡着的样子,她就在我嘴里塞一颗洗净的蓝莓,然后我会在一片酸甜中笑着扑进她的怀里。

     那一天很好,包括我们的新邻居。

     我听见楼下有卡车的声音,我对那些庞然大物很有兴趣于是要求妈妈把我抱起来好让我看得清楚些。

     套在橙色衣服里的工人们扛着一个个纸箱进进出出,像两队工蚁,把一个巢穴的食物搬去另一个巢穴。后来想起来,他们搬来的恐怕也不仅仅是一堆纸箱。

     “是要搬到我们隔壁的人吗?”

      “我想是这样的吧,宝贝。等会儿你陪我去见见新邻居好吗?”

      “嗯。”我把脸埋在妈妈的肩膀上,偷偷地想着我们的新邻居。

       他们是怎样的呢?在门打开之前,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家有一个和我一样的男孩儿。

        他也看起来十分惊讶,尽管他极力掩饰,但我还是能看得出来。我还记得他穿着一件红黑色的衬衫,非常可爱,真是太好看了。妈妈和酒吞太太正在门口说话,妈妈送给她一大块漂亮的蓝莓派,那恐怕是我家今天下午的甜点。雪白的奶油十分有诱惑力,派刚刚烤好,散发着香甜的气味,但它现在属于酒吞太太,所以我只能在她们谈论着房间布局的时候悄悄吞咽着口水。

      但当我被拖进一个陌生房间的时候,一切关于派的幻想全部烟消云散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看着他满满一盒的玻璃珠几乎快要昏过去,夜叉的也没有这样多!我瞬间喜欢上了这个新邻居,并开始对他着迷,刚开始是他的玻璃珠,后来是他的一切。

       我们迅速地亲昵起来,并对于在彼此的卧室之间跑来跑去乐此不疲。直到最后非回家不可了,我们才交换了一个带着暂别意义的拥抱。

     晚上,我想着挚友(此时我已经将他看作崇拜的对象并决心追随他)的拥抱睡着了。不知怎的,我知道它一定和爸爸妈妈的拥抱不一样。毫无疑问,虽然它们看起来差不多,却有本质上的不同。就像狼和狗——只有科学家才会认为它们同属一个科目。

      对这个问题我一直穷追不舍,每天都坚持拥抱我的挚友,偶尔会相互亲吻脸颊,一次又一次的体会那种奇妙的感觉。

      但我的探究始终止步不前,知道升上了六年级,我学习到了许多新的词汇,我才恍然大悟,将它定义为‘男人之间充满大义与力量的拥抱!’

      后来我们升上了初中,我仍然无法自拔地追随着挚友,与他形影不离。所以我深知挚友是一个怎样优秀的人。不论是考试还是打架,他总是自信满满,有着凌人的气势,别人说的的狂妄在我眼中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复制的桀骜。我一直追随着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崇拜,希望自己能离他近一点;我从未控制过自己,看到他,想到他,始终让我激动不已。

     升上高中之后,我的朋友圈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妖狐。他是个骚货,最爱搭讪各种各样的女孩儿。他也是个无可争议的演技派,尤其是在体育课上,他总是极力证明他的身体在跑步,跳远,引体向上的折磨下一定会昏过去。这很管用,每年如此,他会逃过任何一节体育课,然后偷偷跑到教学楼蹭办公室的wifi。

     唯一得到锻炼的是他的嘴皮子。如果奥运会增加一个甜言蜜语逗小姐姐开心的项目,他至少会获得两个金牌,上下嘴唇各得一个。

     就在我追着这个笨蛋叫他把我扎头发的皮筋还回来的时候,他突然绕到我的身后把我使劲一推(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他那假装柔弱的秀才外表下藏着三个力大如牛的壮汉),我以为我会摔个狗吃屎(当然,在这之后我会让妖狐真的吃屎),但是我好像落在了一个怀抱中。

     挚友?

     从这一刻起,一切都变了。
    
     这么说吧,挚友抱着我,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毫无原因地,我的心脏就那么漏跳了一拍。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那样的感觉:我的身体在叫嚣着让我离他远一点,但我却被他的眼睛绑住了,我害怕和他对视,却又渴望着,只希望时间就此定格。

     那双紫眼睛让我飘飘然,我觉得我完了,我差一点就吻了挚友,我十分肯定。但是紧接着妖狐就一把把我的头绳扔回了我怀里,把我拉回了现实。我尴尬极了,然后躲进洗手间。

     那一天,我没等挚友一起回家。我竭力想吧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画面撕碎,并企图找一些别的东西取而代之,但我只记得挚友那双闪闪发亮的紫眼睛,以及我差点儿送出的初吻。

     此后的几个星期,我都躲着挚友,但我每次都失败了。

     他总能找到我。每次我走过楼梯口那个拐角,企图偷偷溜走,挚友一定会半靠着墙面等着我,露出一种我看不懂的笑容对我说:“一起?”虽然是问句,但每次我还没回答就已经被搂着肩膀带下了楼。

     最后我终于受不了我们之间诡异的氛围了,去找妖狐解决这个问题,这家伙号称祸害界的一枝花。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王者荣耀,手指飞得比自撸还顺溜,不停得在碎碎念,一会儿抓狂一会儿欣喜,最后以一声“靠!爸爸的蓝!”做结尾。我看着他精力过旺的样子,觉得还不如去找夜叉,虽然那也是个骚货。

     妖狐摘下耳机,拍了拍我的肩,问我:“干嘛呢?肾虚啊?”

     我瞟了他一眼,包含千万句mdzz。

     妖狐吹了声口哨,笑着问我:“怎么?发现自己是弯的还喜欢自己挚友接受不了?”

     我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就问他“操!你怎么知道的?”

     “啧啧啧,就你那小眼神,我又不瞎。”

     “喜欢又怎么样?挚友是直的啊,,,他肯定挺接受不了这个的。 ”
    
     妖狐翻了个白眼,“他谈过恋爱没?抱过你没?亲过你没?”
    
     “没有啊,,,,有,,,呃,,,”我很诚实地回答,但心里突然觉得怪怪的,就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在我心里开出一朵花儿来。

      “那他直个屁!谁tmd看不出来他对你有意思啊!好兄弟天天抱抱亲亲?你别是个傻子吧?这根本就是媳妇儿啊!哈,,,,就你,天天挚友挚友的喊,死不开窍。”

      “但那不是来自好兄弟的关怀么,,,”我很没底气地嘟囔道。

      “神经病啊!都高中了还整天围着兄弟转?茨木你的思想能不能成人一点!我可告诉你啊,你的挚友,酒吞,那个sb基佬,已经在哥几个面前明确说过喜欢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妖狐戳了几下我的脑门,一脸恨铁不成钢,懒得理我继续和对面李白抢野去了。

      我被妖狐投的这几个重磅炸弹炸得找不着北,同时炸开的还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兴奋,从脚底直飙天灵盖,拦都拦不住。

      我问自己,为什么对挚友如此着迷,是他的眼睛?还是他的头发?或者他脸红的样子?我发现自己根本解释不清楚。

   我和挚友在一起很多年了,无数人从我身边走过,有些人外表平庸,有些人华丽耀眼,但是只有他,只有挚友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彩虹般的光芒。我无法自拔地凝视着他,让他悄然侵占了我,支配着我的身体,而自己浑然不觉。

   现在我被惊醒了,我必须承认:某刻,我对他怦然心动。

   我找到挚友时,他正在和大天狗他们打球,汗水滑过他精致的锁骨,钻进宽大的领口,只留下几道蜿蜒的水痕,简直性感死了。我第无数次被他吸引,但我甘愿沉沦。

   我懒得追究大天狗他们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一把抱住挚友,抬起头问他:“一起回家吧?”

   他笑了,阳光穿过他红色的发缝,投进我的眼睛里,金色与酒红色混杂,结成妙不可言的情缘,这一刻,我想吻他。

   某时,某所,怦然心动。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