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 我真没装B (ABO)

                         
*OOC我的锅

*我没有脑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抽到吞啊啊啊

                         一

      辣鸡写手最近老想着搞事情,她想写个酒茨ABO同人文,生子产[]乳的那种,嘿嘿嘿嘿嘿。

      和她同桌的画手大大劝她,当个小清新傻白甜写手多好呀,萌萌哒那样你内心再怎么火车与卡车同开,漫画与小说共黄别人也看不出啊多好。辣鸡写手莞尔一笑,说,老娘写ABO就可以开车啊把自己的停车场装得满满当当,华华丽丽的,出本子还可以点亮小黄本大佬成就,正所谓吃肉不忘开车人简直就是名扬千古啊哈哈哈。

                         二

      其实写ABO这个事吧辣鸡写手还是打算按套路来的,毕竟无套路不成方圆,无狗血不成文章,大家雷啊雷的就不小心被踩到G点开始爽了。

      主角受茨木是个omega,肤白貌美大长腿,主角攻是个超强alpha,其实这都是扯淡,攻总得比其他alpha强一点不然凭什么当主角对吧,总之主角攻特牛逼,肤白貌美大[]奶[]子(我的天我要被新出的屏蔽词搞疯了)。两家都家大势大,打两娃一生下来就订了亲,打算强强联合,把家业做大做强,一年亩产一千八。但随着茨木渐渐长大,他开始不满家族的擅做主张,也不愿意做一个在家混吃等死生孩子的omega,更讨厌被一个素不相识的alpha占有,所以茨木离家出走了,单方面解除了婚约,然后自己磕了点药打算当兵上前线。然后就在部队里遇见了我们的主角攻·元帅·酒吞。两人背对背拥抱[划掉]作战,睡觉,开机甲,感情迅速升温。别问我茨木这个O是怎么混进军营的,装beta是每个ABO主角受的必备技能嘛。最后在一些乱七八糟红红火火的误会下,茨木和酒吞猛然发现:哎哟喂~这不是我未婚夫/妻吗,好巧啊~,然后两人和谐地结婚啪啪啪生兔子去了,da~sa~ki~~~

                        三

     辣鸡写手写完大纲后突然发现自己文采斐然绝世奇才,也许下一秒北大的通知书就要来敲门,于是用心爱的大宝洗了把脸,发现自己的脸好像白了点·····所以产粮玄学是真的对吧???

      她叫来主角受茨木,问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谁知茨木一脸嫌弃地撕掉了大纲说:“可以不装B吗?我觉得混吃等死生孩子蛮好的诶····”

      写手一拍桌子,“你怎么这么没追求!没装过B的omega不是好受!”

      茨木脸一沉,一爪子抓裂了桌子,辣鸡写手跪坐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当兵很累啊,我这么娇弱的O怎么受得了。”

      呵,娇弱,去你MD娇弱。但是写手不敢说话。

                         四

        茨木第二天就去募兵处报到了,惊异地发现队伍里头也不止他一个omega。

        到了茨木,登记官问:“报一下第二性征。”

        茨木:“我是O····”

        登记官摆了摆手:“别装B了,到那边omega的队伍报到。”

        茨木很委屈啊,“我没装B····我就是O····”

        登记官怒吼“还装逼!你当我瞎啊,beta是没有外貌描写的!上次来的那个骑灯girl也是装B,最后拐走了妖刀上将,还有上上次的那个非主流蓝皮····”

        茨木冷漠地给了登记官两巴掌,“劳资说了自己是omega了,谁跟你装B,智障。”

                        五

        在军营过了两天,茨木发现在omega军营里当兵不能更好,每天就是开黑,吃饭;排位,吃饭;看片,吃饭;吃饭,吃饭,把一张小脸养得嫩白水滑的。他找到写手说:“阿妈,我不想攻略主角了,可以当一辈子兵吗?保家卫国。”

        吓得正在爬墙的写手一哆嗦,暗骂一句mmp,脸上还是笑着说:“茨宝啊你攻略主角就可以有一架叫‘酒歌的机甲了啊~~那些给男神买广告牌买星星的有什么了不起,爱他就为他开机甲!’”

        茨木想了想,“好吧。”

        今天哄好茨宝走剧情的写手开心得不得了,又多吃了一碗饭。

                       六

       过了几天,写手终于记起把酒吞放出来了。

       酒吞看见吃饱了的茨木在树下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敲~可~爱~,一个没忍住就上手掐了一把茨木的脸,哎呀好舒服好舒服~

       然后就吃了茨木一记大拳拳。

       酒吞边吐血边拍奶子上沾到的灰,觉得自己遇到了命定之人。

       写手一脸‘卧槽’,“所以你对命定之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啊!你才是整篇文里最大的bug吧!?”

       酒吞:“他都不嗑药!他都不装B!本大爷就是喜欢这种单纯不做作的!”

                      七

       反正不管怎么样,酒吞开始了泡茨大业。

       酒吞:“少年,约伐?”

       茨木一脸为难,“不行啊····阿妈说我们要先互相训练,共同求生,背对背战斗@&*#%$&之后才能拉灯。”

       酒吞摸了摸下巴,“背对背作战我说了不算,但是我们可以面对面作战啊,不管是你上我下,我上你下我都可~以~的~”

       茨木还是很为难“但是我···不喜欢你啊···”

       “那你为什么不装B?难道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那是我懒,别想多了老铁。”傻逼。

        哦豁。

        冷冷的冰雨在酒吞脸上胡乱地拍。

                        八

        酒吞很绝望啊,但谁叫茨木长得辣么好看,当然是选择继续泡他啊。

                ——来自酒·颜狗·腿控·吞的客户端

                        九

        接下来几天,酒吞就带着茨木吃吃吃玩玩玩,荒淫无度,物欲横流,陪他开黑,帮他上分,还操纵机甲给他跳舞看。

        最后茨木幽幽地来了一句“没酒歌狂行大大跳的好看。”

        嘿呀,酒吞突然气死,在电话里吼自家大哥,

       “你特么能不能别天天出来骚?你弟媳快没了你造吗?嫂子都快生了你还骚,袒胸露乳,伤风败俗,辣眼睛,哼!”

       酒歌挂了电话一脸懵逼,Excuse me?

                       十

       最近酒吞给了茨木学院赛VIP场票,要他一定来看。茨木觉得挺好,过了两天抱着西瓜拿着小勺就去了。

       酒吞在做冠军表演的时候,茨木突然觉得他意气风发,桀骜逼人,心里就像有小恐龙在乱撞。

       其实也不是很想给自己的机甲取名叫酒歌了····

                       十一

       酒吞开着机甲非常酷炫地停在茨木面前“你渴望力量吗?”

       “No,thanks。”

       宝贝你这回答就涉及到我的套路盲区了。

       茨木也觉得酒吞挺好的,就是发病不按规律,发情一年四季。

                      十二

       “那你现在喜欢我不?”酒吞喂给茨木一大口冰淇淋。

       “唔····一点点吧。”

        怎么会只有一点呢?如果是的话,脸不会那么红啦。

后记:我相信故事是活的,故事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大纲,什么是主次角,他们会走着自己的路,也许Be 也许HE。

并不是一个人活着,所有人都要为他而活。
这句话是一个太太说的,我很喜欢的一句话。
         

       
                

评论(5)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