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 无声对决 HE(第一章)

*OOC我的锅

*辣鸡作者辣鸡文看看勿喷

*强强

*一周双更

这是一片净土。

你们都玩过一个叫做‘瘟疫公司’的游戏吧?在那里面,即使五大洲的病毒覆盖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格陵兰岛的卫星图上依旧是一片空白。它感染上病毒的速度非常慢,最后往往成为人类的一线生机,在数米厚的白雪上研制出解药,让你功亏一篑,满盘皆输。

格陵兰岛被丹麦人叫做‘绿色的土地’,但实际上那儿只有不到一公里的水草地,剩余的只有灰白色的永久冻土,隐约有一些零星的苔藓和火绒草在风雪中挣扎,又很快被压倒。
鲜少有生命能在一月的格陵兰活下去,这里是从未活过的世界尽头。

它干净,但是让人绝望。

所以这里本不该有港口。通常来说这片海域到处是危险的浮冰,近陆区还有犬牙交错的暗礁,它们会划开船身上的铁皮,让混迹海洋多年的水手长眠在海床上。

但有一群人在这片惨白色的大陆深处建了一座城——抹大拉尤蒂,它是背叛者的行刑地,那些密谋叛变妄想夺船的海盗水手们的行刑地。但不是所有的,至少成功者不再是低微的水手,他会成为一艘船新的王,把溅了血的三角帽按在自己头上,接受船员们的纳汞,脚底下踩着老船长的假腿,他的尸体在混乱中也许被割开了也许被丢下船,

但谁在乎呢?

极夜很快就要开始了,没有人会在这个点来拜访孤独的小岛,但凡事总有例外。

红发张扬的男人从缰绳上滑下,手上摆弄着笨重的火绳式左轮扳手枪;这种手枪需要手扳动击锤带动转轮到位,然后才能扣压扳机完成单动击发,但是在这种零下二十几度的地方转轮里的煤油很容易被冻住,所以他很快把枪别回了腰间,“见鬼!”男人脱下手套,把酒瓶打开仰头喝了一口,他知道这点酒很快也要冻成冰块,所以不如一开始就速战速决。

这是一个叫人眼前一亮的男人,英俊挺拔,红发扎成低马尾,发绳上挂着刻有古艳花纹的铜币;全身肌肉线条流畅优美,但竟然只盖在几层薄薄的衣料下面,这未免太匪夷所思,在漫天的雪尘中,他拿着酒瓶的手也十分有力,没有丝毫颤抖。

他走过绞刑架,上面还挂着一副枯骨,用两个本来装着眼球的黑洞看着孤自一身的访客。

其实在这里绞死的人会马上被扔去海里,因为那少的可怜的微生物,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尸体很久都不会腐烂,而即使是最穷凶恶极的海盗,也不喜欢看到尸体在眼前晃来晃去。

但这副枯骨不一般,海盗们一直把它挂在这里,因为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不敢让它离开视线,哪怕它死的不能再死了。它原是海上名副其实的霸主,强势地征服了其他海盗船,如果那些船长们乖乖听话,亲吻他的鞋面,他就会收下船和奴隶;如果船长们闹腾,他就拿长剑教他们做人。

这副骨头生前是包裹在高级丝绸里的暴君,牢牢抓着大西洋上的权力和财宝,这让人眼红,所以他死了。

他通过叛变当上船长,最后他也以同样的方式死去。

红发男人扫过钉在那堆骨头下面的金色小牌子——‘酒吞 1788’,他不屑地勾起嘴角:“一群蠢货。”又继续向小岛深处走去。

午夜十二点,极夜开始了,格陵兰陷入了沉睡。

煤油灯的光束照在湖面上,湖水缓缓地流动,在边缘泛起一圈细纹。红发男人,啊不,酒吞丝毫没有质疑这里的湖水为什么还没有结冰,他只是站在湖边等待,像一个受邀到来的客人。狂风吹起他的羊皮背心,帽子上也积满了一层白雪。

“宝贝,这里可真冷啊。”他用手指蘸了一点湖水,抹在手背上,刺骨的水珠让他狠狠地打了个激灵。

“算了吧酒吞,你根本不怕冷。”水面下的水被划开,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水下幽幽地传来,分明是像雪花一样稀薄的音色,却听起来像蛊惑人心的妖言。

一只白若透明的手轻轻握上酒吞的指尖,地上的冰雪与手腕相映。

来人有一头白发,末梢打着小小的卷儿,皮肤素若白瓷。更为惊艳的是那双金色的眼眸和黑色的巩膜,妖异而深静,像是一池深不可测的潭水。

他捧住酒吞的脸颊,“你抓住了我,占有了我,引诱了我,而我最后却救了你,你应当感激。”这句话让人鱼说得一字一句,他无比认真,声音却妩媚诱人,如纱中艳女,让人心头微微一荡。

“我为此而来,茨木,现在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酒吞吻过人鱼的鬓角,眼中极尽温柔。

“即使我要把你变成人鱼,你依然心甘情愿么?”

“即使你要把我变成人鱼。”

月光下只有两人在湖边相拥的身影,就像哈迪斯与珀耳塞福涅在水边结下神婚,茨木无声地笑了,“那你求我吧,求我回应你,求我把你带去人鱼的国度。”

酒吞在茨木惊异的眼光中推开他,把酒瓶从口袋里拿出来凑到嘴边,——但酒早就已经冻成冰块了

“不行,只有这件事不行,我从不求任何人。”他嘟囔着把酒瓶丢远,“亲爱的你不能这样要求我。”

这是酷烈的寒意从天而降,茨木的脸庞因为滔天怒意而显得有些狰狞。

“愚蠢的固执——”他低吼。

他突然跃上岸,抓住酒吞的后颈将他强行拉至深水。酒吞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湖水涌进胸腔,带着杀戮的意志,让他几近窒息。

人鱼咬破舌尖,将一口鲜血强行灌入酒吞口中,以便他抵御寒冷,然后拖着猎物向湖底游去,亮红色的鱼尾掀起一圈圈水纹。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