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大学去啦 2018 再见

[酒茨]我可是正经人(一发完)


*ooc我的锅

*我不管我已经把所有的[——]都已经和谐了你不能删我文章இдஇ

*写的时候没脑子打的时候没脑子发的时候也没脑子

       和别人一毕业就归团不同,茨木刚开始实习就找到了对象·····也许是结婚对象?

       茨木家里算是富裕,所以茨木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只要找个还过得去的工作,也不愁日子过不下去。但是茨木并非等闲之辈,从小到大就是典型性别人家的孩子,当遍小学到大学的班级第一年级第一,大学更是成了学生会长兼辩论社社长,横扫各大辩论赛场,课内课外两手抓。大三就早早考好了教师资格证,最后的论文也是借鉴模板,一出大学就被名校聘用。

       B师范是出了名的难进难出,所以从这里出来的教师绝对是软件硬件兼优,基本毕业等于就业。茨木又生了一副讨人喜欢的好模样,看着就让人愿意亲近,学校里的大部分老师也不是Beta就是Omega,所以第二性别对他也没有太大影响,相反让他更容易和同事们打成一片,领导也挺看重他的专业水平,日子过得也算惬意。

       过了大半年茨木进了编制,数学组的老师们商议后决定出去吃一顿来欢迎新人,结束后觉得不够尽兴又去酒吧续摊。

       茨木从小就被家里头保护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酒吧啊KTV啊一次也没去过,这次是未来同事提议了,也不好意思拒绝,况且这么多人相互照应着应该也没太大问题,心里也有那么点小好奇,于是就磕了几片药,确定不会发[tang]情后开开心心地一起去了。

       几场游戏和玩笑下来,茨木就被灌了两瓶啤酒喝高了,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哼哼唧唧,头痛得不行。最后实在受不住了上APP叫了辆车,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没让人陪着就准备回家了。

       刚走出包厢门,茨木脑子一个迷迷糊糊重心不稳往前倒扑进了一个人怀里,强烈的Alpha信息素强势又锐利,熏得茨木腿软得不行,本来就不清醒的小脑袋更加找不着北了。

       现在是十一小长假,也算是个黄[tang]赌[tang]毒的小高峰,扫[tang]黄组忙得不行,酒吞也只能亲自出马带队下[tang]海,不,下场子抓人。

       酒吞刚从一包厢出来,里面已经收队了,就剩下一些扫尾工作。酒吞满脑子都是刚刚不堪的场面,即使是好几年的扫[tang]黄警[tang]察也有点反胃,点上烟打算自己静静,就看见一清新单纯的小可爱直愣愣地往自己怀里扑。

       茨木脸上一片潮红,半眯着的眼睛也泛着一层粼粼的水光,殷红的嘴唇微张,露出点点皓齿和一小段粉色的舌尖。今天茨木穿得是T恤,领口开得有点大,从酒吞的视角可以看见精致的锁骨和·····一边诱人的小粉红。

      怀里的人乖乖抱着酒吞的腰不动,一双金色的眼睛迷瞪瞪地看着他,有些湿的刘海搭在额头上,平添了一点无辜的味道。

      真是惹人[——]啊。

     “你家在哪里?”性感的音色像蛇一样致命又缠人,茨木听着好像又多喝了几杯,然后·····哎呀,一个没抗住,就屈服在了色[tang]情势力面前,在人家身上睡了过去。

     酒吞等了半天没听到茨木回答,低头一看,嗬,已经睡着了!这小家伙心还挺大,知不知道我是Alpha啊!

    “那你只能先去我家罗?”酒吞轻松抱起体型偏向纤细的Omega,在一众队员‘mmp老大你这是要带头涉[tang]黄吗人家还是个孩子这样不好吧嘿嘿嘿MD又要出彩礼钱了还有没有人关心单身狗’的眼神里一身正气凛然地上了车一路飙到家门口。

     毕竟我是警察不会坑你是吧哎嘿嘿。

     躺在自家床上的茨木特别乖特别可爱,酒吞觉得爱情的龙卷风果然名不虚传,自己怕是要溺死在这小家伙的一汪水眸里了。

     趁着给茨木擦身体,酒吞揩油揩了个够本。在茨木一脸单纯地对自己笑了笑的时候,老流[tang]氓终于没忍住一口舔上了他的腺体,刺激得茨木一边哼唧一边往酒吞怀里钻。

     酒吞心情大好,关灯,睡觉!

     别开玩笑了人家这是喝醉了才对Alpha没有戒心好吗怎么可能开车啊这是迷[tang]奸吧我酒吞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趁人之危的!

     但是酒吞可忍茨木不可忍,看着身边的Alpha真的什么都不打算做茨木终于体会到了绝望:这个Alpha是有病吗是对着Omega硬不起来吗沃日我都湿了你居然穿上了裤子!?你这就扎心了老铁,不,谁tm跟你是老铁劳资想睡你知道吗!

     茨木翻了个白眼,一个翻身就跨坐在了酒吞腰上,俯下身咬了咬他的下唇,纤长的手指轻轻划过他后颈的腺体,

    “你别是白长了那二[tang]两肉吧?”

       
                ······

    “你怎么知道只有二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






评论(13)

热度(145)